世界终焉

即使时间会使cp成为幽灵船
也要在船上留下存在的痕迹

【藕饼】七夕,非礼勿视呀

只是类似大纲的老牛che


吒儿和丙丙的第一个七夕


纪念一下


【藕饼24H】比翼

根据《绘真妙笔千山》第一章剧情改

漫无边际的水起起伏伏,有人站在水面上,在夕阳的映衬下散发着淡淡的光芒,海风吹过,那人便消散无踪。

“哪吒,你是我唯一的朋友。”

又是同样的梦境,哪吒睁着眼睛盯着窗外的月亮,没有了丝毫睡意。自打他经历天劫以后,太乙用莲花为他塑了肉身,魂魄与肉身结合的过程中因为相斥使他晕了过去,醒过来之后意识倒是清晰,记忆却仿佛有些缺失。之后便是整晚的梦境,相同的地点和同一个人。

朋友?唯一的朋友?是谁?

哪吒有些心烦意乱,他身边从来没有朋友,因为他的身份,所有人都惧怕他,即使是现在,他已经收敛了脾气,也有了大人的模样,也没有敢将他称为朋友。

实在是心烦,哪吒便进入江山社稷图想要修行一番以排遣,却发现江山社稷图的景色不同往日。

水,依旧是水,只不过与梦中不同,哪吒发现自己置身于一叶孤舟之上,身边有一棵枯木,和一只单足独翼的鸟。

这是比翼鸟?哪吒听太乙讲过,混沌初开,精气神分,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山水形成而异兽皆现。比翼鸟便因其独特的外形和必须雌雄并翼才能飞行的特点成为异兽之一,可这只比翼鸟怎么回事?它的伴侣呢?

哪吒来不及问,孤舟突然断裂使他失去了支撑,直直的向沉下去,光线深沉,哪吒有魔丸在体,倒也能看的清楚,然而映入他眼中的,却是炼狱一般的景象。

一根根稳固立于水底的柱子没有雕镂彩绘,灰暗的颜色使得氛围有些压抑,柱子上是被锁链禁锢的龙,威风凛凛的身姿却呈现出盘绕卑微的姿态。

“哪吒!你胆敢来我东海!”

饱含怒意的声音打断了哪吒的思忖,哪吒看过去,只见一条龙正对他怒目而视,不仅是它,所有被禁锢的龙都在瞪视着他。

原来这是东海,那这想必就是东海龙王了。虽说误入人家领地是不对,可听着龙王倒是生气的紧啊。“我有什么不敢的,小爷想去哪是小爷的事,与你们何干?”哪吒心想,反正他们也动不了,即使要打,凭自己的本事也不可能输。

“何干?你哪吒坏我龙族大事,还使得我儿敖丙失去肉身,魂魄无所依附,失去飞升成神的资格,若非我今日被困,定当将你撕碎水淹陈塘关以泄恨!”

敖丙?哪吒已然听不到龙王的控诉,在听到敖丙二字之后他便头痛如裂,脑内又出现了梦中的那个男子。

“是眼睛里进沙子了?给我看看,我帮你吹吹。”

谁在说话?

“你有什么心愿我都会帮你达成。”

他是谁?

“你是我唯一的朋友。”

朋友?他是我的朋友。

“我叫敖丙。”

……

话语夹杂在纷乱的往事碎片袭来,哪吒有些承受不住,晕了过去。

咕咕咕咕,咕咕咕咕。

哪吒被比翼鸟的叫声唤醒了,发现自己躺在岸边,坐起身来,揉了揉依旧在疼的脑袋,他忆起了些许,也知道了那个每夜出现在他梦中,称他为唯一的朋友的男子名叫敖丙。比翼鸟见他醒来,便跳过来,将嘴中衔着的海螺放在了他怀中。

“如果你想找我,就吹响它,我听到了,就必定会来见你。”

哪吒将海螺拿起,耳边便响起这样一句话,他看了一眼比翼鸟,随后吹响了海螺。

平静的海面泛起涟漪,一座孤冢自水中升起,哪吒心中诧异,只见孤冢上方有光团汇聚,形成了敖丙的模样,只听得一句轻轻浅浅的“哪吒”,哪吒便觉脑中记忆如雪花飞散一般,往日光影一一浮现。

他记起来了。

他与敖丙不打不相识,敖丙还陪他踢毽子,送给他这只海螺当信物,之后相见便是在他三岁生辰时敖丙想要水淹陈塘关,而后被自己阻止,继而一同渡过天劫。

天劫?是了,天劫过后他两俱失去了肉身,而自己更是失去了记忆,更不论提了解敖丙之后的经历了。

正当哪吒沉浸于往事之时,突然一阵天旋地转,整个景象翻转了过来,水中枯木变成了参天大树,孤冢也消失不见,而比翼鸟的旁边,出现了它的伴侣。

两只比翼鸟合而为一,并翼而飞,自哪吒头上盘旋而过,比翼鸟朝着哪吒叫了两声,似是要带他去往何处。

哪吒心存疑虑,便跟着比翼鸟向水中走去,走到深处,发现敖丙漂浮在水面之上。比翼鸟唤了几句,散作光点进入敖丙体内。

仿若失而复得的迫切心情促使哪吒想要将敖丙抱起,却发现双手直穿透过他的身体,哪吒气急败坏,咒骂一声,正欲再试,却被一股无名之力拽回了现实。

哪吒跌倒在地,身旁是卷在一起的江山社稷图,哪吒展开图想要再进去寻找敖丙,却被人拉住了,回头一看,正是太乙真人。

“敖丙在哪儿?!”

被阻断去寻找敖丙,哪吒心中气极,不顾礼数的攥住太乙的领子,凶狠而迫切的问道。

眼前的人已不是当初的小屁孩了,眼中的傲气和霸道已被愤怒填满,太乙心想,看样子哪吒已经恢复了记忆,也意识到敖丙与他的命运已是相互交缠,无法分割,是时候告诉他了。

用拂尘将哪吒挥到一边,太乙假装看不到哪吒仿佛吃人的表情,正了正领子,又清了清嗓子才说道:“敖丙就在东海龙宫,自历了天劫,我用莲花为你和他塑了肉身,你适应性强些,只是记忆有些缺失,敖丙的情况就有些棘手。”

哪吒见太乙面露难色,上前一步逼问道:“敖丙怎么了?!”

太乙见哪吒面色严肃,也知事情也瞒不过,便和盘托出:“他的魂魄与肉身相斥太过,以致结合之后两者都处于极不稳定的状态,若稍有不慎,即会魂飞魄散,再无恢复可能。”

哪吒听罢心中酸痛如绞,他心中那条小白龙正因为帮他渡过天劫而受此苦难,哪吒沉吟片刻,问道:“有没有法子能稳定住他的状态?”

太乙叹气:“有是有,只是这法子,我怕你接受不了。”

哪吒听说有法子,顿觉心中畅快,浑然不在意用什么法子:“有啥接受不了的,能让他恢复过来,我啥都能接受。”

“哪怕是双修?”

“不就是双修吗?没问…什么?双修??”

哪吒脸爆红,他不是没听说过双修,但他一直以为这档子事儿会离他很远,没想到这法子居然是…

太乙见他反应,顿时笑开了花:“你与敖丙本是同源,利用魔丸灵珠结合便能使他恢复,只是他现在处境不宜在取出灵珠,只好让你这魔丸去助他。”

哪吒听他所言,句句在理,眼下最要紧的是把人救回来,双…双修就双修吧!

“死胖子,不许笑了!”哪吒恼羞成怒,凶巴巴的问道:“那我怎么帮他!?”

“就知道你会帮,诺,为师早就给你准备好了。”太乙递给哪吒一个册子,“照着图做,切记不能让敖丙泄出元阳!”

哪吒翻了翻册子,只见里面全是类似春宫的画面,还有文字注释,不禁脸红如血,踩着风火轮在太乙的笑声中向东海逃去。

【鬼白恋爱三十题】牵手

 


盂兰盆地狱祭作为夏季最盛大的祭典,也是地狱难得的休假时间。


即使是一向严肃的地狱第一辅佐官,也难得的给自己放松了一把。


所以当小白、柿助和琉璃男看到鬼灯的时候,着实吓了一跳。


“一个成年人还在祭典上独自玩儿的不亦乐乎啊。”柿助看着鬼灯手里拿的身上戴的各种小玩意,忍不住吐槽了一句。


“捞金鱼之类的不是很有意思吗?”鬼灯将面具摘下,认真的说道。


“呐,鬼灯大人我们一起转转吧!”小白开心的摇晃着尾巴。


“好啊。”鬼灯快速的吃完手中的吃食,温柔的回道。


 


“喜欢中火,大火还是,,,,,”


“章鱼烧哦,众合地狱的名产,咸湿章鱼的巨大章鱼烧哦。”


“五官烧啊,眼珠,耳朵,手指,部位齐全。”


“热乎乎的野干炸人魂哦。”


 


“路边摊总是让人按耐不住,真是令头疼。”鬼灯说出了大家的心声。


“啊,鬼灯大人,我们去射箭吧!”小白拽了拽鬼灯的下摆。


“好啊。”鬼灯对动物总是很温柔的。


 


“要是射中了可以把奖品带回家哦!”


“鬼灯大人来一发吧!”


“好的。”


 


眼神凌厉,神色认真,鬼灯将箭搭在弓上,拉满弓,然后猛的将箭射了出去。


白泽正在拿着苹果糖和女孩子聊天,突然一支箭射穿了他手中的糖,箭尖距离白泽仅有几厘米的距离。


“正中红”。


“”“要是射中女孩子该怎么办啊,滚蛋。


白泽气冲冲地问朝他走过来的鬼灯,鬼灯走到他面前,盯着他看。


鬼灯看见白泽被他盯着不自在的移开了眼神,突然就笑了,拉住白泽的手就往外走。


“喂,恶鬼你干嘛?!”白泽还是头一次被他牵着手,脸红的想要挣开。


“射中了就带回家,不是么?”


鬼灯握紧了白泽的手,笑着将满脸通红却没再挣扎的神兽带走了。


桃太郎,小白,柿助和琉璃男猝不及防被喂狗粮,不过谁也不敢上前去问现在是什么情况。只有射箭摊的老板弱弱的问了一句:“这话是我说的没错,可是,白泽大人不是奖品啊,,”


【宝百】

又是喜闻乐见的play大纲体?


之前的又被放出来啦


偶尔吃吃旧粮


也还是可以的嘛